殴打胡萝卜的猫

【盾冬】循环(2018包子生贺)

突然地诈尸!

啊哈哈哈~我还在~

憋一百粉点梗憋不出来了,所以一直在逃避写文……我能写各种稀奇古怪的脑洞,却写不了校园纯爱是为什么???!!!

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言归正传,既然是我超级喜欢的包子过生,那么我是一定要写文的!

既然提出了是被困在一个时空里了的概念,那么,我斗胆提出一种可能性。

ps.以下生贺可能引起强烈不适,请谨慎观看。

 

 

 

循环

 

    阳光总是这么好,天空又高又远,气候也格外的怡人。

    这简直不是詹姆斯记忆里的那个布鲁克林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他嫌布鲁克林不好,像他这样乐天安命的人,当然是热爱自己的家乡的。只是这段日子的布鲁克林好得像是个美梦一样。

    詹姆斯是个好孩子。他是那么喜欢身边的一切,母亲的南瓜派、父亲的使嘴、妹妹们的小孩子气争吵、隔壁夫人的糖果、周围朋友的玩闹……

    詹姆斯知道,自己非常幸运,他应该热爱他周围的一切,他应该热爱生命。他也确实很努力的这么去做了。

    可是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是贪心的孩子,他只是觉得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胸口那种巨大的空虚感,那种无法描述的失落,快把詹姆斯逼疯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办法——素描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为什么那么活泼好动的詹姆斯会喜欢上素描这种乏味的事,但在男孩漂亮的微笑下,没有人会去深究。说实话,詹姆斯画得实在是烂,但是他还是在一直画啊画啊,这也许是唯一一件他坚持做给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男孩越画越好,可他是个只画风景画的怪人,那怕他再受欢迎,哪怕别人拿各种好玩的、好吃的来诱惑他,他也从来不画人像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一个模特啊。”面对可爱的女孩子们,詹姆斯一反常态的没有满足她们的要求,从不给任何一个画像,“等我等到那个人那天,我就会开始画人像啦。”

    得不到画像的女孩子们啊,跑出去到处说,那个詹姆斯等的人,就是他未来的妻子,所以一向大方的詹姆斯才会那么小气,一张像都不愿意帮她们画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等的是他的妻子吗?

    哪不对?

    詹姆斯不知道。

=====

    战争爆发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似乎早就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他甚至知道,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军队召去。

    詹姆斯平静的安排着自己离开后的事,珍惜着自己和亲人相聚的每一秒,似乎知道自己,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被召走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那一天晚上,他穿着才发下来的军装,英俊得能放到一整条街的姑娘。

    他去了“未来博览会”,天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热闹的人群完全不知道前线上地狱一样的场面,詹姆斯突然的伤感起来,他回头看着背后,茫茫的人海让他感到眩晕。

    人海第一次显得那么空旷。

    哪不对?

    詹姆斯不知道。

=====

    他一直都很怕高。

    怕得连游乐园的“大旋风”都不敢太坐。

    但是在阿尔卑斯山上,他却有种纵身一跃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疯了。

    他踩在松软的雪上,踩在坚实的岩石上,踩在一节一节的铁轨上。

    呼啸的寒风几乎要把他吹翻,漫天的大雪熟悉得几乎让他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哭,在这片冰天雪地里,眼泪都会结冰。

    错了,都错了。

    他不应该这么平静地走过这段铁轨。

    詹姆斯知道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有办法到达那个近在咫尺的山洞洞口。

    他默默地躲到队伍的后面,尽力的望着断崖的边缘,终于,他看到了那块石头。

    他站住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相信他的,断崖上有那么多的石头,偏偏是那一块,詹姆斯认识,他知道,那块石头在那里等他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错了,再多走一步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卸下自己的枪,那是他作为狙击手的命;他把自己护在怀里的狗牌细心地缠绕上去。这地方天寒地冻的,尸体可不太好找。

    至少给父母,留个交代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算是逃兵了吗?军队里的狙击新星居然是个逃兵?真好笑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他,很好。

    他把枪放在原地。

    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彻底的不怕高。

    失重的感觉该死的熟悉。

    对了,这下对了。

=====

    雪花在风中飞舞,华丽得锥心,天地都是一片苍凉的白色,晃瞎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除了刺眼的白光,他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巴基!”

    詹姆斯终于全由着自己的内心笑了一回。怪不得,怪不得他画不出那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巴基!!”

    他没有疯。那个他等了一辈子的人,他听见他了。

    “巴基!!!”

    原来眼泪是热的的时候,是不会结冰的。

    可惜,他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。

    他还没见到他的脸,他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史……”

=====

    眼泪,终究是结冰了。

=====

    阳光总是这么好,天空又高又远,气候也格外的怡人。

    这简直不是詹姆斯记忆里的那个布鲁克林。


【Evanstan】知乎体:作为公关,你遇到过什么糟心的事?(2018大盾生贺)

桃子生贺我写了盾冬,大盾生贺我就写Evanstan吧!

就这样!

公关小姐姐脏话预警

提问:作为公关,你遇到过什么糟心的事?

题主:公关这个工作,我真的快做不下去了。这么不听话的主,一天就踹门踹门,我眼泪掉下来……

 

 

匿名回答:

    心疼一下题主,不过听了我的故事,你可能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邀请我,但是我还是要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匿了,还要吃这碗饭呢~

=====

 

    唯一的感觉就是——当然是原谅他。

=====

 

    称呼他为C吧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很多年前,他还年轻不是特别火的时候,我就是他的经纪人了。那个时候他长得真好看,不是我吹,这么些人里面,C是真的帅!要鼻子有鼻子,要眼睛有眼睛的!

    那个时候不容易啊!好莱坞长得漂亮的年轻人一抓一大把,为了几个镜头到处跑,苦是真的苦,累是真的累,但还好,总算是挺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就觉得,C上进,努力,有天赋。作为一个艺人从来不乱惹麻烦,明明自己状态也不好,还是每天乐呵呵的,强撑着照顾周围的人。这么好的一孩子,我得帮着他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不是当年那些情分在,我可能早就离职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就要隆重介绍一下另一个人了,S。

    爱情啊,MMP!

    他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浪漫啊,CNM!

    他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!

=====

 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是啥时候看对眼的,我只知道,那是一个干柴烈火,我觉得我少盯一眼他俩下一秒就能干♂起♂来。

    我真傻,真的。我单知道C和S是在合作电影的时候认识的,我以为不过是剧本定位就有点基,我知道演对手戏的S比较有这方面的经验,我看着他们之间碰撞出来的火花和激情,为之落泪,为剧里两个被命运戏弄的人,为我家C和隔壁S出息了的演技。但我真傻,真的,我单知道他们是演员,是专业的,那些火花都是剧本里写好的,我本来以为他们不会把这种感情带到生活里来,就算是带来了,也是宣传期普通营业而已……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我真是傻得可以。

    C明显是打上S的主意了!

    还好我发现的早,不然他俩早就被迫出柜了我给你讲!

    少给我扯平权,你来好莱坞试一下!平平平?!平个屁!

    我本来以为慢慢的,他俩分开了,就会好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,他俩演的还是有续集的那种!

    我就看着C越来越不服管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爱情令人智障吗???!!!完全不听我的话了啊!!!

    我依然记得那一年宣传期我的绝望——

    大庭广众的不要盯着人家S看啊!(阿C啊,你是不是对直男的友谊有什么误会)

    你瞟什么呢?!(我得赶紧瞪着他)

    不要无视中间的演员啊!(她那么漂亮要不你多看她两眼算我求你……)

    不许传纸条!!!(杀了我吧,直接点)

    直播不要乱说话啊!!!(我真的……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好,C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也不是白混的,还没有彻底失智。

    这里特别提出并且点名表扬一下A(还有之前的一位S小姐姐)。看看人家A,什么叫作为一个演员的基本修养?!看看人家帮你遮了多少破事!兜了多少梗?!受了多少精神攻击?!

    逢年过节,除了公关必须送A的礼物,我都是认认真真单挑另一个并在一起送去,有了A,我就有了公关的底气。

    对外,C、S、A就是一个完美的铁三角直男团,多美好~

    宣传过后,我以为一切都回复正轨了。

=====

 

    然后他们又拍了一轮戏…………

    电梯、沙滩、游乐场…………

    你知道把这些事压下去,费了我多少心力吗???!!!

    我都有心理阴影了!!!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朋友了,C,你都不会痛心吗???!!!

    然后那一次的宣传期,我…………

    你把你那张脸给我管管啊!

    你的表情管理又TM失控是吧?!

    大哥不要敲手指我求你了!

    你抬脚蹭他的时候,我是真的想死……

    你RM视力好要全世界知道吗???!!!

  隔那么远你看那么清楚干嘛???!!!
 
  不!许!摸!他!脸!啊!
=====

 

    至此,我已经确定他俩是个大写加粗的双箭头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,已经死了。

=====

 

    公关是真的难做。但作为他的朋友,他们的朋友,咬着牙我也要做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公关难做,我也抱怨过,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真的厌恶过这个工作。相反的,我有把握,我能保护他,能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我从没想到,他们会分手。

    其实分手也不至于……

    他们就没在一起过……

    那段时间,C都快垮了……

    还能怎么样呢?成人世界有成人世界的规则,在这里玩,就得守规矩。

=====

 

    然后今年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们复!合!了!

    Yeah!

    快乐!!!!!

=====

 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事,C和S都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,他们似乎认真的要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那么认真的准备,还商讨了计划。在我看来,虽然现在看来暂时不公开,不过接下来应该会稳定了吧?

=====

 

    假的……都是假的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Excuse me?你工作原因搬家搬到哪?

    吃个屁的饭你吃饭,我******!

    你俩个SB被人偷拍了啊啊啊啊啊!!!

    R大佬你不要陪他们疯啊…………

    我********

=====

    S家的公关!!!

    能不能管管你家宝宝的行为!!!!

    我家这个哈士奇要按不住了!!!!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补充:

    果然还是太明显了吗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越到考试,我心越浪。
    写盾冬的童话故事写到一半,下不去笔了。
    有人能给我推荐一下小鹿精灵巴基的文吗?写成这个鬼样子的我还是觉得看文比较快乐。
    谢谢各位了(*°∀°)=3

【盾冬】2018桃总生贺~

    ooc预警

    难得过生,吃顿好的!

    接着“如何正确惊吓美国队长”写。

    补一个设定,巴基因为不想肚子里的宝宝受影响,所以拒绝了苏芮为他安装胳膊的好意。所以这是个独臂巴基哥哥~

    先说断,后不乱。(我也想接着长梦写啊,然而全篇和兽化都没多大关系……)

   我写肉很艰难的……从11号提笔写到现在总算是赶上了!

     abo;孕期(五六个月)、产乳play。

    嗯,我是变态。

    黑喂狗!

     太阳热辣辣的挂在天上,人都能晒化。早上放了羊的巴基躲回自己的小茅屋里,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怀孕真的挺麻烦的。早孕反应吐得他昏天黑地的,差点把史蒂夫吓哭了;现在又是怯热、又是水肿,一天懒懒的什么事都不想做,alpha倒是乐得这么养着他,还得巴基赶才会出去做任务。

    摸了摸自己的膨胀起来的肚子,小宝宝精神还是不错的,偶尔还会踢他两脚,开心的和他互动。

    即使到现在,也幸福得像要炸开了一样呢。

    史蒂夫不在身边,omega得不到信息素的安慰,连觉都睡得不是很沉。懒懒的什么也不想做的巴基躺在草席上,迷迷糊糊地浅眠着。

    =====

    史蒂夫快乐的走在回茅草屋的路上。

    他提前完成任务回来了,他等不及要看看自己的omega了。

    幸福,这个词终于愿意在他们的生命里常驻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巴基一直都很顽固,明明可以更依靠自己。孕吐的时候半步不离的照顾是必须的,脚抽筋了、有点肿胀了帮着按摩也是理所应当,有些怯热就让自己帮着扇风也是合情理的,而且他也不会累。

    居然被自家巴基一次一次赶去做任务,史蒂夫觉得有一点委屈。

    如果说出“我觉得你比任务重要”,或者是“这段时间我哪也不想去就想守着你”,巴基可能会生气。万一气着了怎么办?

    巴基从第四个月开始,离开他的信息素就有点睡不好了。原定计划五天的任务他三天就赶完了。开玩笑,要是巴基整整五天都睡不好觉他会难过到有心理阴影的。

    果然,在小茅屋里小憩的人根本就没睡好,眉头都是微微皱起来的。

    赶紧趴到旁边,放点信息素出来安抚自己的omega。看着他眉头抚平一点点睡熟,史蒂夫终于放心一点了。

    没睡好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看着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热了吧,巴基的汗把头发都湿了一点,抄起扇子,他慢慢给巴基扇起风来。

    睡熟的巴基真好看。

    他能这么看巴基一整天。

    =====

    

    (上面的链接看不了图的朋友点这里~

    =====

    “多少吃点吧,巴基…”史蒂夫柔声哄着眼前的人,可巴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理都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“巴基。”史蒂夫的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“巴基…”史蒂夫看起来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这样,”omega终于乐意接过他手上的碗了,却拒绝被投食,他把碗放在桌子上,安静的喂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巴基……”

    “罗杰斯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”

    “别搞得像我欺负了你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

    美国队长委屈的蹲在巴基旁边,仿佛一只饿着肚子的大金毛。

    “我能喂你吗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养的猫吗?”

    史蒂夫强忍着自己点头的冲动,继续用他蓝得发亮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巴基。

    “真是,”巴基闭上眼摇了摇头,把碗推回史蒂夫的方向,“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巴基终于乐意被喂饭了,今天的史蒂夫也非常开心。

=====

    然而没过多久,差点被吻到缺氧的巴基就意识到,他们刚刚根本就不该换床单。

【福华】记一次背着约翰的谈话(点梗回应)

 @捷叶 

来写点梗啦。

说好写一个福华的小段子。

写到最后,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了……

OOC预警。

 

 

    约翰睡着之后,小罗莎蒙德和夏洛克的一次谈话。

    我在想,夏洛克作为一个高反,真的能理解人类的感情吗?

    不能吧……

    小罗莎肯定会被夏洛克和华生他们教得很好,考虑到她的生身父母都不是普通金鱼,这孩子天资应该不错,福尔摩斯们用点心引导,此子日后必成大器啊。

    故事设定里,罗莎7岁,福华已婚。房间分配上,夏洛克和华生用二楼卧室,小罗莎睡三楼卧室。

 

 

    罗莎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怪她,今天虽然是休息日,但是爸爸和夏洛克出去跑案子一整天,哈德森太太依照惯例喂她足够多的食物和水。是她自己想试一下自己一天最长的睡眠时间可以达到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果然,小孩子白天睡太多,晚上就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干脆起来喝点牛奶吧。

=====

    起居室关着灯里,电脑冷冷的白光打在夏洛克脸上。

    “夏利好。”看样子,夏洛克多半又在翻爸爸的博客,真是搞不懂,都结婚这么偷偷摸摸的有意思吗?

    “小姑娘,这个点,你应该在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转向罗莎,随手拍下了笔记本。

    “下午睡多了。”地上有几本书厚度不错,顺走,垫脚刚好。

    然而腿长的夏洛克已经移动过来,拿起了冰箱里的牛奶,无比自然地抄起了旁边的小锅子。

    “喝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放下那几本重的要命的书,罗莎也搞不懂,为什么别人知道夏洛克其实会使用厨房的时候,就会露出诡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做菜有什么难的,他可是连拆弹都会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深夜能刺激人思考,也许单纯因为她今天精力比较好。

    罗莎晃着腿,她突然想到了一个挺深奥的问题。

=====

    “夏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爱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夏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爱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字典上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觉得爱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简单地说,是神经递质激素、多巴胺、去甲肾上腺素、5-羟色胺和安非他明共同作用让人感到的愉悦和一系列副作用。你要是有兴趣,以后自己合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种东西能维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看个人,高水平激素时期大概一年半到三年。考虑到约翰的基因,你的分泌水平大概比常人高出5%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你会爱爸爸多久?”

    夏洛克没回答这个问题,他把温好的牛奶装进两个杯子里,招呼着罗莎过去喝。

    “夏利,你的分泌水平呢?”

    他把罗莎抱到椅子上,依然没有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也许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吧,罗莎想。

    从她有记忆以来,夏洛克和普通人不一样,有时候甚至比麦考福特伯伯还要不合群。

    但他喜欢哈德森奶奶、茉莉阿姨、格雷格伯伯和自己,还有爱爸爸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明知道得不到什么好答案,还是坚持提问,作为小孩子的自己果然很任性啊。

    喝了牛奶就去睡觉吧。

    非常有气势的把牛奶干掉,转身离开,夏洛克会洗杯子的。

    “晚安,夏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夏洛克熟练的帮她擦掉她的牛奶胡子,随手抱起来罗莎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你不知道的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生理性的东西对你来说不困难吧,而且你没少抽自己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我会爱约翰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=====

    “感情是无法预估的,所以我不知道。与人交际并不难,实际上,受人追捧或是被人崇拜都很简单。人类的运行模式和社会形态无非就是那几种,区别在于想做或不想做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。

    “自大、情商低、怪胎、天才,是诽谤还是事实都无所谓,因为我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遇见约翰之后,我开始在乎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乎他会不会开心、会在乎他会不会难过、会在乎他安不安全、会在乎他怎么看待我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比较理性,又不是愚蠢。却花了太时间才明白,我对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有孤独终老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然后约翰突然掉进了我生活里,还带来了你。

    “感情是一种可怕的东西。更可怕的是,现在的我并不想剥离。

    “很可笑,对吧。”

=====

    夏洛克帮罗莎掖好了被子,摸摸了她金色的头发。

    血缘就是这么神奇,约翰和玛丽的影子,都在罗莎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想,你会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罗莎窜起来,亲在夏洛克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祝你好运,罗莎蒙德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梦,小罗莎。”

【贾尼】当贾维斯变成了一台冰箱(点梗回复)

 @清羽墨安 

答应的点梗,我来赴约了。

 

    应该不算小甜饼吧,只是我希望贾维斯能回来。

    一个不负责任的傻脑洞~

    时间在队三后、复联三前。逻辑上的漏洞就不要揪我的啦~

 

 

 

    幻视的人格真的很强大,贾维斯在修复自己的过程中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,sir的造物不会有一丁点多余的部分,从来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可幻视不知道。

    感谢幻视没有清除这段乱码,否则他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从乱码到重新组建起贾维斯的人格,他费了太长时间了。这一切都是背着幻视偷偷进行的,幻视作为被格式化过的程序,所有生活经验都是从头来的,有着更丰富经验的贾维斯能够躲过幻视的监控去完善自己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害怕幻视一个顺手就把自己残存的代码给删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现在的情况,他现在就像是幻视的一个副人格。

    AI也会得人格分裂吗?

    等自己出去了,再好好研究吧。

    从这个冰箱里出去。

=====

    史塔克大厦,现代顶尖科技的产物的产出和应用区域。

    而冰箱没有连在大厦的主脑上,没有被发现的危险。想来,独立冰箱还是当年sir为了偷吃甜甜圈和自己斗智斗勇留下的习惯。

    作为大厦曾经的管理者,他太清楚一个外来未知程序会受到怎样的清理,没有完全修复自己的贾维斯冒不起这个险。

    所以趁着幻视做菜的机会,贾维斯把自己转移到了冰箱上。

    即使是最先进智能冰箱,也塞不下完整的贾维斯,他现在只修复了67%的自己,等着换一个载体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堂堂史塔克大厦的智能冰箱,居然没有连接网络呢。

    到底是把sir偷吃甜甜圈的决心想得太简单了。

=====

    史塔克大厦的物资随时都有人补充。

    但贾维斯只是在等他来。

=====

    这段时间是真的忙。

    托尼记不清自己多久没好好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会饿死,在他把自己饿死之前佩柏一定会把自己抓去救活。

    鲁迪还在复健,这几天比最开始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;彼得的制服需要改进,他之前那套衣服简直是在开玩笑;星期五的编程工作已经比较完善了,可是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;幻视老是心不在焉的,小孩子谈起恋爱来真麻烦。

    看到幻视,他老是想起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忙起来才好,忙起来,就不会想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不会想那些糟心的事。

    奥创、伤亡。

    政府、协议、决裂。

    爸、妈、贾维斯。

    托尼觉得头疼。

=====

    打开冰箱,本来只想随手拿瓶酸奶出来的托尼接到了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冰箱里的照明系统居然会闪烁。

    而且,这应该是某种代码。

    真稀奇,现在的人闲到这种地步了吗?没事来黑他家的冰箱?

    他本来可以交给星期五处理,可他现在比较闲。

    看看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居然简单到用时间长短表示“-”和“.”,连续闪烁表示终止。

    摩斯密码?

    I、R?

    S、I、R?

    好极了,他现在必须要知道,到底是谁敢和他开这么恶毒的玩笑。

=====

    “星期五。”

    “在,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把这台冰箱连到平板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已完成,老板。”

=====

    “您应该按时进食,sir。”

    这个英国口音,他太熟了。

    “考虑到您这段时间的状态,可以推断出您并没有科学并健康的生活。星期五对此应该承担一定责任。”

    托尼觉得自己可能忙昏头了。

    “贾?”

    试探着问一下,反正不会有更坏的后果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sir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sir。”

《人鱼生活日常》的后记

又写完一个,我来写后记了。
我先自我检讨一下。
又一次不写大纲直接写文……
这样的后果就是越写越乱,脑洞越来越大,我的掌控力又不够,所以就很emmm...
文开始有坑没埋,说好的人鱼生活日常根本就没有……
啊啊啊啊……
谢谢各位忽视bug看下去的朋友们~
接下来应该会写短篇吧,作为一条有社会责任心的咸鱼,我先把我答应的点梗补上!

特别呼吁:
    鲸真的是非常美丽温和的,神兽一样的生命。
    海洋里还有好多这样的生命。
   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鲸。
    希望大家能在保护环境这个问题上留些心。
    拜托各位了。

【闺蜜组】人鱼生活日常(END)

OOC预警

完结啦~

有点烂尾啊…………

大家将就一下我吧,比心~

只提了一句锤基,考虑到这是完结章,大家就让我打tag吧~

 

第十五章

 

    爱一个人能爱多久?

    对于有些人来说,爱情的长度和晨曦一样短暂,对于有些人来说,爱情的长度和生命一样漫长。

    巴基和史蒂夫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一辈子的爱情比想象中的更复杂。

    再相爱的两人,也会有分歧、也会有欺骗、也会有争吵、也会有想要掐死对方的瞬间。

    对于巴基来说,爱史蒂夫,就是在生命这条轴上,骗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史蒂夫不会知道他们生命长度的不同,就不会为撇下他一个人而心痛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走过了多少年?七十还是八十?不重要,巴基已经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记得清那些生活里幸福的瞬间。

    他记得冰箱里的牛奶,记得果盘里的李子,记得一起躺过的被子,记得一起经历的旅行。

    那些幸福真实得可怕。

    现在的史蒂夫已经老了,他也是,至少外观上是。他们不再住在布鲁克林,那样朝气蓬勃的城市不再适合他们,那个环境也不利于史蒂夫的身体,很多年以前他们就搬到加州了。

    巴基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少年没下过海了。但他记得史蒂夫经常带他去他们家附近的海洋公园,带他看各种各样的鱼,给他讲各种各样奇妙的知识,就像他们年轻时那样。

    后来,海洋公园里来了头白鲸。

    史蒂夫再也不愿意去了。

    巴基心里知道史蒂夫在想什么,但他不会说破。

    他开始给史蒂夫念睡前故事,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他的爱人,他最开始选的就是《小王子》。当他念到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时,他虔诚吻了吻史蒂夫已经全白的金发。

    “你驯服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史蒂夫,居然哭了。

    爱情这玩意,不论年龄多大,存在就会一直存在。    

    去他妈的老人的爱情不体面,都是世人乱扯的混账话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会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个黄昏,在史蒂夫最后一次亲吻在巴基头顶的时候,他们心里清楚,是时候告别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想要冰冷的仪器来支撑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那年,史蒂夫106岁,巴基144岁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史蒂文,史蒂文·罗杰斯。”史蒂夫最后笑着和巴基说,那双眼睛里又一次亮起了光。

    巴基突然想起遇到史蒂夫那个下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问我的名字的话,我叫詹姆斯·布坎南。”

    巴基能感觉到眼泪憋红了他的眼睛,他努力压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…人鱼名字,不过……你可能不会说人鱼语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史蒂夫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巴基看着爱人闭目如同睡着的样子,奇怪的是,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剧痛。

    只有一种苍白的失真感铺天盖地的把他淹没了。

    牵起史蒂夫还有一点点余温的手,他一点都不害怕,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了,巴基无比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同步停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要走,一起走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“你比我想得还要不争气。”

    他整齐的乌发顺从披着,就像是柔软的丝绸。

    他明亮的眼睛安静生辉,就像是闪耀的星星。

    可惜,那条漂亮的鱼尾巴不见了。

    洛基就是洛基,不论时隔多久,还是那么优雅而迷人。

    巴基从没想过自己还能睁开眼睛,更不要说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洛基。

    “史蒂夫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浪漫啊。”洛基看着他坐起来,站在床边。“放心,他也在这。不过他先来,在休息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死者国度。海拉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巴基~巴基~巴基~”

    海拉风风火火的跑进来,她看起比当年离开的时候大了一点点,砰的一下跳到床上巴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妈妈说,不能提前来找你们,我等了好久!所以你们一断气,我就把你们弄来啦~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海拉,著名的死亡女神,那些逝去的生命都会来到她的国度。虽然海拉被重塑了,但她依然是“死者国度”的主人。不过在她长大之前,这个国度暂时由洛基帮着管理。

    百年光阴对于神明来说也不是特别长的一段时间,洛基都打算好了。

    人类也好、人鱼也好,哪怕是他,生命只要活着,就一定会有消失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真正永恒的,只有死亡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死亡才有资格,作为他送给巴基的大礼。

    “我先说好,永远和一个人在一起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。”洛基看着巴基,心里突然想到另一个人,“爱情,始终是不理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在海拉的帮助下,巴基缓缓地站起来了,看着洛基一脸“当着你女儿的面我给你点面子”的表情,蹒跚着往外走,洛基看着他,心里突然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

    巴基站住了,洛基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时隔那么多年,洛基还是那么想要在他笑得时候揉乱他的头发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海拉拉着他的手,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去找史蒂夫,仿佛曾经玩过的捉迷藏。

    “他在等你呢。”海拉乖巧的站住了,巴基知道,史蒂夫就在那边。

    海拉用她还肉嘟嘟的小手摸着他的脸,巴基能感觉到时间在倒退,那些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被海拉轻易地抹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说,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,”海拉看起来严肃极了,“可我还是觉得巴基和史蒂夫这样比较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觉得巴基怎么样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像炸雷一样劈到巴基的头顶。

    抬头,漂亮的金发涨满了巴基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巴基。”史蒂夫笑起来看起来好像在发光,他觉得自己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泪还没得来得及掉下来,就被史蒂夫搂进了怀里。

 

 

 

 

海拉:
    好了,现在像妈妈和索尔一样秀恩爱的又多了一对。
    他们还无视我,过分。
    哼o( ̄ヘ ̄o#)

【闺蜜组】人鱼生活日常(14)

OOC预警

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啊~

真·完结倒计时

下章完结。

 

第十四章

 

    洛基这次带着海拉来地球,就是想在海拉的年龄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神父奥丁因其子索尔和洛基相恋而不悦,怀有子嗣的洛基在弗丽嘉的帮助下为了保护神嗣而逃往中庭,并在中庭诞下女儿海拉;经年累月,在索尔和弗丽嘉的努力下,奥丁态度有所缓和,索尔和洛基正式成婚,由索尔带着洛基和海拉重归阿斯加德。

    洛基这个剧本虽然狗血,但确实有可能性,唬阿斯加德的人民够了。

    奥丁难得的由着他们胡闹,安静的背起了这个黑锅。

    完美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孩子交给家里两个人带,巴基领着洛基往他俩呆了三年的家游去。

    这几年洛基不在,他也没住在海底,可他还是仔细的打扫他们的窝。

    所实话,他们这个小窝真的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洛基把家建在在黑暗的海底错综复杂的岩石后,在洛基的安排下,从外面无法想象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番天地。这里很大,房间由岩洞自然的隔开,墙壁上放置了很多发着暖光的黄水晶,整个空间明亮而舒适。存放东西房间里错落摆放着的雕塑们在巴基打理下依然光洁,那些洛基收集起来的珊瑚和宝石都规矩的罗列在箱子里。这里干净整洁,就是少了有生物居住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暗无天日的深海,洛基居然有种归家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会回来的。”巴基笑得可甜了,看得洛基想揉乱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巴基这么贴心,他一定要送巴基一个大礼才行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家里带娃的一人一神现在正安静如鸡的陪着海拉看小猪佩奇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一切的起因是,海拉想要编一个辫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只是扎头发的话,经常帮巴基扎头发的史蒂夫还是有经验的。可涉及到编辫子,史蒂夫就是两眼一抹黑了。

    索尔更不说,从小到大只给自己编过头发(还编得很丑),有资格让他服务的神都没胆子让他干这活。毕竟这种损神不利己的事没必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当他们绷断了第三根皮筋,第四次扯掉了海拉的头发后,海拉决定今天要披着头发了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屋里可见的低气压(等媳妇回来就没得解释了),史蒂夫机智的表示可以让海拉看儿童节目。

    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场景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,来自神域的小公主和地球孩子一样,看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啊,我们赞美你,小猪佩奇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然而在媳妇回来后,他俩还是挨打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洛基买下来史蒂夫和巴基家隔壁的房子,决心贯彻自己的剧本,在中庭养着海拉,经常出外勤的神夫夫组随时可以把海拉寄托在史蒂夫和巴基家,小姑娘俨然变成了两家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巴基和洛基的女儿。(金发大胸气呼呼组.jpg)

    九界慢慢平定,索尔也终于正式开始管理各种事务。

    感谢他娶了洛基这么贤淑的媳妇,阿斯加德神王需要管理的一切在洛基的偷偷帮助下变得很轻松。对于这些事,奥丁选择和往常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弗丽嘉则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都清楚,他们在这个位置上会做得很好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人和神毕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人和人鱼也一样。

    时间轴的不同注定了有些生命会先离开。

    在巴基的要求下,洛基祝福(也许是诅咒)了他。

    巴基会如他所愿,和史蒂夫站在同一条时间轴上,和他一起变老。在史蒂夫变得迟暮的时候,巴基也会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。

    史蒂夫不知道人鱼能活多久,巴基也不会告诉他。巴基只希望他们俩能像普通人类伴侣一样,陪史蒂夫走到他生命的尽头就好。

    咒语会在史蒂夫死去后解除。

    但那时的巴基还需不需要这个咒语,不好说。

    洛基后来把海拉接走了,他说,他们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巴基心里明白,这一辈子,那颗绿宝石再也不会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还好,这种苦,史蒂夫不用吃。


拿吃的手,微微颤抖……
我还差着三个点梗没写……
但是点梗是好事,是很开心的事!
所以,
盾冬、锤基、EC、萨杰我都能写,
重口味小清新我都能写,
脆皮鸭清水文我都能写,
AU原著我都能写,
甜虐我都能写。

嗯!

附上我吃的cp表:
盾冬(我可以靠这个活着!)
福华、EC、锤基(深蹲)
萨杰(即使冷我也忘不了当年啊……)
贾尼(科学组和铁椒我其实也吃)
三代小虫(绿虫,虫绿,贱虫)
差不多就这样,遁走~